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11-04-12 20:51: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貌非前日,蝉声似去年。  

——白居易《答梦得闻蝉见寄 》

 

 

中药铺。这一枚蝉蜕在抽屉。含着

轻微的沙子和

清醒的孤独:我的老岳母不哭了。她

坐在门前,望着远山,时常失神。那时

她又见到了夭折的孩子——那个

十六岁的英俊少年。姐姐哭道,你长得像刘德华啊——

身子坠下去。哭声和锣鼓交集。

正是秋天暮晚田野上空此起彼伏的蝉鸣:

当第一只——准确说来,谁也不知哪是第一只,

第一声,总之是——嘎嘎地开始了,像一把二胡

试音似的。顷刻潮水涌来——那铺天盖地的

知了——知了——我知道什么呢?一个

懵懂少年,走在湘中农村的傍晚,赶着牛,像牛尾一样

无知而悠闲。把两瓣蝉翼撕开:只知它的透明,单薄;不懂

它的疼痛,颤栗。

当这广大的蝉鸣再次响起,它铸就这丘陵的痛苦

和起伏。它编织那早逝者的安宁和纯粹。

像宏大的交响乐,不知不觉抵达

寂静的沸点:附近群山,寺庙,所有的钟声醒来

浩荡,悠渺。老岳母,邻家的寡妇,寒风中赶往监狱的

聂树斌母亲,优雅而悲伤的阿赫玛托娃——悲痛

涌动。而那老梧桐树上最后一声,像喉咙里装了齿轮,

嘎嘎:它的粉末落进了昏暗——

一个中药批发商蜡黄的手心。

 

 

 

4/12/2011 6:41:51 PM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