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曹掌柜  

2011-04-26 09:04: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掌柜

——看《乔家大院》有感

 

1

 

曹掌柜已死。乔东家至今活着

更滋润,却脸色铁青:深陷

大班台后面的皮椅里。他那一声惊天动地的“走咧——”

哑掉了:山西的枣树、武夷的茶山

蒙古的沙漠,陷入静默。

 

曹掌柜的账册越来越白,白得

发光。这数字清白的光芒。这被

割掉了舌头的光芒。银号里,他一扬手

嗦的一声,那沉甸甸的词从清朝

径直梭向当前。

 

这只是你的缅怀,致庸兄。

咚咚。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领进来

低眉顺眼。来人,不是曹掌柜。

 

2

 

一声惊雷,仿佛天空

砸开了缺口,雨水连绵,一片迷茫,没有

尽时。谷物烂在水里。河流淹没了城市。死鸟和鱼肚

在楼下散发着异味。迷茫中只见矗立的钢筋间

卡着一张脸。

 

他反复地抹脸。站立。坐下。浏览器飘忽

天气预报远没有晴日。

是啊,曹掌柜死了。那谁,我也不能再叫他

李掌柜。应该是李经理。李总。CEO

 

恍惚中他拿起电话。滴——滴——

无声接听。推开门,他呆立着——办公室

早已空无一人。

 

3

 

雨水里钢筋都毁了。水泥

结成了硬块。河沙四散,如溃散的部队。

“谁这时没有建筑,就不必建筑

就写长长的信……

但他不能写信了。曹掌柜已死。

 

三年零三个月的大雨是一个劫数?犹如

当初他深陷天牢,或在茫茫沙漠突遭

蒙面人袭击。噢,好家伙,浊水退去

泥泞里露出李经理抽搐的脸,他的密告:

字迹模糊的残片。

 

他没有上前,回转身。

在大班台铺开宣纸,写下“汇通天下”

收笔之际,久违的笑容绽放脸上。

 

4

 

凭一张什么样的凭证可以通天下?

不必建筑。又如何搭建那通向天下的走廊?

是啊,不必建筑。那街头巷尾早已传来

咬牙的咒骂。

 

新来的李经理低眉顺眼,总是一句

“这,还得您拿主意。”

他走到门口,在“李”字里消失。

 

5

 

睡梦中。长衫的曹掌柜走来。

“东家啊,又快到岁末,你看那些股东

那些伙计,该咋办?”

“你看着办吧。”

“噢,那……好吧。”

“你别走。你看这汇通天下哈,坐在山西

可以品尝武夷的茶山;身在东北

可以享受江南的桑蚕;茫茫沙漠古道

我们可以带去绿洲……

“东家啊……

 

一觉醒来,天大亮。他在洗手间

好一阵咳嗽。呕吐。一片暗绿和残羹里

躺着罗副市长菩萨的脸,廖处长小鬼的脸

银小姐淫荡的脸……

 

6

 

一张什么样的凭证可以通天下?

不必建筑。如何搭建那通向天下的走廊?

一夜之间,他老了,满头白发。灯下。他翻着

曹掌柜的账册:那数字清白的光芒。那被

割掉了舌头的光芒。

 

他终年闭着眼睛,嘴里喃喃,喊着曹掌柜。

致庸兄,曹掌柜死了。

 

唯窗外三两声鸟鸣

让他睁开了眼睛:仿佛看见空中

出现了透明的梯子。

 

 

2011-4-27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