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好诗选读之魔头贝贝  

2011-04-09 09:26: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王》

 

我们在我里着陆——
一根根顽石的鸿毛。

 

刀片,糖果
空气,监狱,触手可及。

 

樱桃花谢了。更绿了。
更少的人被我认为同类。


2011.4.3.22:42

 

在清明前夕这样一个中国传统的感伤氛围里,经常在生与死之间考量的贝贝自然会更坚决一些:他想到了阎王这个带有强烈中国色彩的词。阎王,死神,离我们很远却又日日和我们在一起,若即若离。墓地,细雨,杜牧,这样的背景,我们如何穿越从而从我的复数抵达我的单数呢?诗歌,必须从我的复数那里获得豁免权又要在我的单数里,予以限制。如此才可以使我从我们脱身出来,在自身着陆——一根根顽石的鸿毛。这个悖论的句子正是我抵达自身的一种清醒认知,也是真相,而这样一种着陆,就像我们迟早有一天要再阎王那里着陆。这种词语的深层呼应正是语言的秘密,它越过现象的迷雾径直在大地着陆——这一片鸿毛仿佛在我们的眼前飘飞,像《阿甘正传》里片前的那个充满隐喻意味的镜头。
刀片,糖果,空气,监狱。似指非有实指。但就是此诗语境下的令人思索的世界。

樱桃花谢了。更绿了。
更少的人被我认为同类。

修辞上或可称之为兴,古老而又新鲜。这是非常厉害的语言,无中生有,似有非有,就是一个花谢后来了一个更绿了。比什么更绿了?正是这对视觉效果的加强或强设体现出“我”的限制:此一更绿的现实已经是语言的现实,而非我们所见的现象。“更少的人被我认为同类。”是词语断裂的空间里一次有力的溢出,它的统摄力量使全篇呈跃动之势:精准地指出了人性物化,中年不群,孤独落寞的精神现实。而对樱桃花的选择也显示诗人的特有个性,樱桃是至美的,却被放到一个死亡的原点上考量,美和残忍,相得益彰。这是贝贝另一个语言的拿手好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