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短诗三首  

2011-06-15 08:51: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这一株。而非其他。你也是竹林
喧哗和摇曳的一部分。

你的诞生同样增加了春天的厚度
和浓度。且不论未来沦为牙签
或篾篓的命运。此刻此地,你被规定
不能顶幡、招魂、拜路。无风之风
猛烈摇荡。

这么多年来你取得了许多身份。
一直倾向不争之争。这一回,难道你明了了自身
真正的使命:面对喧哗之肃穆,人生之最后
你要为他灵魂的超度,赤脚
踩入那“地狱”。

这个刚刚死去的男人
再不能在隐秘里抱你转圈,不能在欢笑中
给你“父亲”。你也不能归于
孝子的行列。

你始终在院墙之外。在院墙
和墓碑之间,簌簌摇曳。

 

2011-5-18


亲戚

 
一块标牌斜插浅水洼,上书
“工厂重地,闲人免入”。
尖锐的把,深入一个古老的词:
亲戚。像一个钉子钉入事物
表面无恙,内部胀裂。

它不再走动,也不能聚集我们:
我,表兄,姨父。即便外婆以再次的死
以灵位前袅袅的青烟劝告。
棺材深深闭合。端午的艾香
和曾经兄弟相称的鸟雀
一哄而散。它曾经拂动的树枝
纷纷断裂。

世上仍大量存在姨父。他站在绿篱边
鬓发斑白,冲我笑。“你是晚辈,”
“好呢,外婆。”我喊他一声姨父
他破碎了,像一只满身裂纹的松果
再经不起清风的吹拂。

 

2011-6-2


恐惧


一桩没门的谋杀案
引发了谈论者的恐惧:他们对孩子说
不准随便开门,必须先从猫眼
看清来人。年长者更是反复嘱咐
除了亲人,不可把别人带回家,
也不要告诉别人住处。

孩子热衷于开门。“我来,我来。”
那样急切。如果大一点的抢了先,小的
就“炼”地,拿出唯一的武器:眼泪。
孩子不懂得人世的凶险,总是急不可耐地
向世界敞开大门。

孩子有另外的恐惧。比如黑夜,僵尸。
他们相信黑夜里有鬼,相信僵尸
会在夜晚来到床头,梦境。
黑暗里,他们一步不离地拽住
妈妈的衣襟。“我怕。我怕。”

这么多年以来,以爱的名义
把门深深锁闭。连风也无法吹拂
房间的孤独。我们恐惧,又无所畏惧。
孩子从一边溜出去,开启另一扇门,指着天空:
“小鸟,那里有小鸟。”我们仍然恐惧
又无所畏惧。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