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子梵梅:倾听二十四节  

2011-06-16 12:19:00|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二月份参加子梵梅春台诗歌研讨会,即兴临屏写了个评,存在这里。这次在厦门见到她,和我想象中一样,优雅,安静,有着内心的坚定以及于诗的认真,严谨作风。        


     再读《倾听24节》 
     

     2007年,我在某个论坛读到子梵梅的《倾听24节》 ,震撼了。久久不能言语。或者说从那一刻起,我感觉一切言语都是那样空洞:在办公室里,在酒桌上,在K厅惺惺作态的献词里。这个时代总是滔滔不绝,犹如大街。没有倾听的耳朵。倾听是如此珍贵,但诗歌远不止步于此。时至今日再读,我得坦诚:我仍很难把握子梵梅的高音部分——它的穿透力之强,进入了某种不可释义的境界,或者在每一个读者那里,可以多开启一只耳朵。 
    “为听,要在耳朵里养天鹅。 ”,听,也是一种审美方式,为此必须在耳朵里养天鹅。柴可夫斯基有一首著名的《天鹅湖》,在音乐领域,那是经典。经典自然是美学的沃土。当然,诗中的天鹅未必来自此,却十分精准。诗歌刚刚起篇,笔锋一转:“其实不必”。这否定之否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为听,今世可以无视咒语。 

     前者之“为”是为了,是方法;后者之“为”,则是因果—— 因为听,倾听,听出了世间的秘密,便可以建立自信,直至信念。有了信念,有了对世界秘密的了然于胸,当然可以无视咒语了。 
     但凡世间的声音,声音里的秘密,都如风,瞬息即逝,它甚至比视觉更短暂(在时间里),也更复杂或者说更丰富。那么昨夜的箫声可否以这样的物象去凝固:黑郁金香,狐假虎威,金黄的耳垂。谁也不能否定这些物象对音乐感受之丰富,之生动——狐假虎威,箫声竟也能如此描摹世俗,而金黄的耳垂仿佛在摇晃,一如箫声绵绵的余韵。就是如此这般,却再一次被自我否定—— 

          原谅全部的消弭吧。自然的法则摧枯拉朽 
   来不及的 
   来得及。 

     面对艺术或者存在,语言的全部作为竟都是消弭。“自然的法则摧枯拉朽 /来不及的 /来得及。”这是怎样的彻悟? 
     在这个时代,人如虎豹,或打赌,或对峙,或相欺,最终结果是“相忘于山林”。但即便人心不古,再没有“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淡泊,坦荡,也不用焦虑(不要紧张日出东窗 ),“在异地,我们也可以好好回家 ”。诗歌给了我们这样的信念,自然还要给我们救赎之途。诗的的三、四节看似游离了主题,其实是全篇的一个集中铺垫,是诗意生发的一个基础。 
     这时,高音骤然响起:“不消说,你不在。”针对现代世界个人的分裂、无助、迷失、无奈,诗人一方面谆谆告诫你不要取笑他人,不要点着檀香打麻将,沦为浮躁、自大,迷失信仰的一代,又怀揣恻隐之情,人道之心,关注你的生存际遇——你遭遇了什么?虎狼之心?妇人之仁?老来纯? /或者后山的一只瓮?厨房的一把葱?阳台上一条孤零零的三角裤? ”她告诉你,“身怀绝技的人不需要策马扬鞭 /他没有鞭子,绝不使用风声”,这绝技的全部秘密来自于安静的心灵,凝神的倾听,听,你听出了世间的全部秘密,就足以应对虎狼之心,获得妇人 之仁,最终终老,仍在纯境。如此浓墨于一笔,赞美安静的倾听——“他听。整个世界只有他的两只耳朵。”;他听,即从“ 听筒里,齿缝里,肚肠里,良知里,制约里 。梭罗里。九湖里。桃子里。魂魄里。日暮里。”、所有的“里”回归,归于完整 ,归于自由,归于和谐;如此深情地道出人生的真谛:“安静,使我们无声地急驰,又在原地相爱。 ”;如此欣喜地看着这样的幸福—— 

          雏菊的影子欢畅 
   我的倾听者,他在睡去 
   眉毛和胡子沉静 
   你听,海洋骑在机翼上 
   你听。让我爱你 
   那拥有的。那将要失去的 

     诗歌到此,在一波高音的巅峰中走向低音的平畴之后,看似趋于尾声,却意犹未尽,且再一次掀起波澜。冷静面对死生枯荣的自然法则,又尖锐批判世俗世界的伪善沉迷。此刻诗人竟有些把持不住,情到极致归于智慧,警句犹如天降,翩翩而来—— 

      “没有我倾听谁倾听” 
    “没有我诉说谁诉说”   

      他者是他者的雕栏 
    我们才是我们的故国 

      礁石有它的香火和子嗣 
    海水有它的器官和古训 

     这既是铿锵决绝之词,又是高亢丰美之音。有担当,也有认知;有指向本质的救赎之途,也有浸融众生的大爱之心。诗人在诗歌的结尾部分深情地描绘了一幅爱的图景:怡庭花香,儿女绕膝,满大街松果滚动。在这样的理想生活中,即便小李练飞刀,“箭矢没墙二寸,尾瓴颤巍巍 ”,或半夜起来上卫生间,从窗口看见城际快捷酒店的房间里“人体垮塌”,也处之平和了。一个海面上的家,有陈列之丰富,也有时光之静美。但是这令人神往之境,竟是乌有,乌托邦,是“我们”双双隐藏在人间,使用隐身术而达成,或直接就是虚幻。 
     而诗歌也给了我们这样的认知,人类必须相互依存,爱,是无冕的,是最高的馈赠。 
     对诗歌的单方面解读总是对诗歌的损害。对于《倾听24节》 ,读和写会永远存在一种创造,它的大门是向着多个维度敞开的。我无意梳理作者的思想流脉,她是一个真正的诗者,为灵魂而歌唱,也力有不及,追踪诗人的语义发端和内在逻辑,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子梵梅有着对存在的非凡洞见和对诗歌技艺的高超驾驭,她是那个在语言的国度里真正“身怀绝技的人不需要策马扬鞭 ”的人,借着《倾听24节》这优秀的诗篇,她向世界呈现了真相,为语言找回了弹性,也展示了她自己的思想和智慧。 



             2011-02-21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