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环岛路漫步  

2011-07-06 15:41: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岛路漫步

 

 

我很久就有一个愿望,找一个时间,去福州或厦门,因为那里有一种召唤——那时还无关乎大海,而是来自两个诗人,一个是曾宏,一个是伤水。生活不断地推迟我的计划——这种倾向于无用性的计划,总是被事务粗暴打断,但终不能无限期打断下去。

伤水发出了邀请,借着福州厦门双城诗会,一个叫杨桃院子的小旅馆的名义。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因为我不能再迟疑。正确的选择往往来自决断。它通用于世界的两极:有用和无用。从飞机在高崎机场落地,从出租车向环岛路飞驰,环岛路的漫步,其实已经开始了。

伤水为我预定酒店。房间是伤水夫人阿庄专门来看过的,自然令人满意。我和妻子安顿了行李,吃了饭,他还在武汉飞往厦门的飞机上。但是不到两个小时,他就出现在我面前。《玉环城》的作者和我在照片上见到的和想象的一样,个子不高,敦实,微胖,带着一副眼镜。我们早就见过面,在诗里,在电话里,在灵魂。或许他比我更深谙世故,对当代的社会结构有更宏观的把握。但我也是历经风浪,在一条船上绞尽了平衡的智慧。我们都是船长——他在海上,我在河里。

环岛路令我无言。任何一个形容词都会倍显苍白。只能尽记忆力所及,罗列她的凤凰木——哦,那是一种多么令人欢喜的花儿;夹竹桃——有红的,有白的;小叶榕——那根系庞大的树木,我曾经和它相伴7年。还有多少不知名的树木,多少绿荫。当然这一切都是大海的陪衬。海浪来了,像一头又一头小幼兽,哗的一声,就钻进你胯下——你再也不能沉默了。硬壳统统破碎,老茧也柔软了。阿庄一句话道出了全部秘密:空气通透,阳光灿烂,只要往海边一站,就有一种幸福感从身体里溢出来。

下午美辉和本本来了。我们再去看海。美辉和本本给环岛路的风景增添了浪漫色彩。在两个出色的摄影师的镜头里,大海更生动了。美辉皮肤黝黑,长发飘飘,像个旅行家,但他却是一个诗人,摄影家。他的诗有一种慢的气质。一切都从他的语调里展露出来。来自京城的本本借着海浪的力量给他提速,他转一个身,又停留在半沉思状态了。

细雨中的杨桃院子,更见清丽。这和安静、优雅,有着坚定的内心的子梵梅甚是合韵。她向我伸出手,每一根指头都从容、亲切,犹如故旧。晚些时候吕德安来了,他的身后是大帮的福州诗人。我们也见了面——他,伤水,我。吕德安沉默,安静,头发有些发白,动作似乎不够敏捷,但我知道,长期的冥想可能转换了他的某些特性:在寂静里,他有了更敏捷的翅膀。直到夜晚十点多曾宏才来,他仿佛一个大牌明星,出现在压轴戏上。曾宏看上去高大,壮实,声音洪亮,笑容亲切,不像多年不见的朋友,像亲人。

沸腾的人头,在一个清幽的小院子里打转。我要一口气记住那么多优秀的人头——不,大脑——优秀的大脑,诗人,自然是困难的,就像我之寂寂无闻不为人知一样。我本来主要的任务是带两只耳朵去的。耳朵,更利于智慧,为智慧引来活水。在宋永贤的作品讨论会上,主持人给了我发言的机会。我没有发言。我想多听听。后来看了诗会的通稿,没有我的名字。多好啊,能够安于这个名字的本意。诗人没有必要去获得一种身份以及企图身份带来荣耀或欢呼,诗人的全部价值都放在诗歌里,诗歌才是心灵的茂盛和丰富。福建的诗人们正是这样的纯粹范例——开放,包容,热情,执着。白发的威格脸色红润,并不见苍老。他不断转悠,偶尔坐在椅子里,喘一口气,抽一支烟。我递烟给他,他也只是很客气地笑笑,并没有像我们通常那样,一根烟点燃了熊熊的话语。但他的诗歌却有一种后现代的气质,很前卫。张文治,我猜,和顾北一样,都受到了体制的滋养,身材发福,举止得体,但诗歌解放了一切束缚。张文治站在桌子上,拉开了诗会的序幕。言辞滔滔,谈笑自若,显然受过足够的历练。他的诗要严肃得多。他对一个叫游锦寿的人的叙述——他谦逊地用“转述”一词——看似不动声色,实则波涛汹涌,但他表现出十分良好的节制。

由于一个有趣的词:锅盖组合,我记住了高盖和一个不断在舞台上踮脚的美丽的主持人郭莲娜。还有斯文的巴客,颜非。颜非的胡子是一种伪饰,他的谦和的笑也是。其实他对诗有坚定的看法或原则,也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诗人,有后来他给我的《鱼,玄机》为证。年轻的海约总是淡淡地笑着,他和叶来的豪迈形成有趣的对照。叶来是酒桌上的领袖,志在调动千军万马,但他常常露出无力之态。也许诗人们已经不再像他那样坚定地维护我们伟大的先贤李白的酒神精神,或许众人醒着,他却醉了。但是早生华发的叶来是可爱的,是一个热烈氛围的酿造者。他的诗有时写得“色迷迷”的,却不失清雅,气度。海约的《钱孔》令我眼睛一亮,他似乎洞晓了语言的秘密,在一个不足方寸的钱孔之间,呈现真切的历史烟云,如果再简洁节制一些,诗句会落地生风。

环岛路漫步是一种文学生活的合适象征。海边的夹竹桃是厦门除凤凰木以外最鲜艳的花朵,红如唇,白如裙,像一群安静的少女。海浪和沙滩不停地争吵,她们不言不语。一会儿海浪也安静了,远远退去。天空在海水里不断变化,或蓝或黄。远眺是大小金门岛,鼓浪屿,漳州港,它们丰富了海的形象,而不是一望无际,呈现出某中荒凉的、甚至令人绝望的情怀。环岛路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和金门岛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遥相对抗,厦门的观察哨所和金门的国军,也默然相望,这是环岛路海湾的开阔里横生的一些历史枝节,或许引发过台风,但台风过去,终是安宁的、活泼的、永远涌动着的海。通透,阿庄说的多好。我们的文学生活、我们的人生、我们的诗歌,多么需要这样的通透,像环岛路的蓝天碧海绿树红花一样的通透,像她的夹竹桃、空气,风。

 

 

2011-7-6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