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仍能相爱(组诗)  

2011-07-09 13:04: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仍能相爱……


1

我们仍能相爱。房间里的注视
不是磨损,而是擦亮。那铮亮的案台
一次又一次掠过你的燕翅。
是搀扶。如早晨的清风扶起了踩倒的青草
病中的萎靡。也是敞开。你不必再反锁房门
更衣,或担心脸上的妆粉
受到突然的质询。

不是语言的游戏:一群人在餐桌上想象
下底,传中,临门一脚射……意淫
不断地涣散着露珠。不是四只眼睛
对骰子的猜度,对火花的期待。
也不是下了注的拔河,挖了坑的
艰苦的马拉松:围观者的吆喝
只会加深内心的荒凉。

爱在壶里,依然能煮到沸点:我们
储备了不竭的能量,一个灵活的开关
一声常被忽略的“啪”:古老的火柴
哧的一声点燃了“战斗”的引信。

2

一幅画挂在客厅的墙上。
它最初给我们的图画犹如我们
最初发现溪流,石头,树林。
林中的少女,像涌泉的惊喜。

它渐渐模糊。从我们的视线边缘滑落
又端端正正挂在那里。像一个空框
那样空洞、苍白。那样一种寂寥
如我们不再说起的爱。

只剩一个形式。且丢失了上帝
天赋的感觉。他们在宴会,歌厅
加着桃红柳绿的调味品,致幻剂。舌尖的蕾
加速枯萎,不能救活一粒盐。

而我们仍能充盈那画框:半夜醒来的
月亮,收拢翅膀的天使,起伏的你。

3

词典搁置在书架上。它或作为
一把锤子去敲开一把失去钥匙的锁。
你是另一部,为我提供着事物的去处
或位置:衬衣呢。衣柜右边第三格。
鳕鱼呢。冰箱下边的冷藏室。

还有出处:一对泥塑佛像。南岳大殿外
喧嚷的摊点。一只海螺装饰的豹子。厦门海湾。
一条格子花围巾。飞雪的紫金城,温暖的橱窗。
锡壶,玉石,念珠。印度,缅甸,大理。
那存放着我们的苦痛和悲伤的陶罐。
心灵靠左边的脚窝。

那么多杂乱的事物和记忆。
如此清晰而得体的秩序。不论我离去多久
衣柜右边第三格,依然挂着那件衬衣
像永在字典199页、“爱”的全部诠释。

4

他已经被世界劫持。
你从来不这么看。你更多的看到
一个人理直气壮地加入了某个行列,而且
力争从那里面混出头来。

他的喘息和抱怨都是你眼里的多余:
我们可以选择这样,比如今天的食谱
我们可以选择丝瓜,豆角,而暂时
放弃海鲜,牛肉。

基于天赋的爱的哲学,你比他更懂取舍,
在取舍之间为爱腾出空间:一只螺壳
唤来了地图上的海洋,银白的鱼儿
以及洛丽塔的歌声。

砰——你听见他在暗室里的头发出
痛苦的爆破声。不必哭泣,或者是好事。
果然他从绝望的课堂学会了爱。
他带回来黑暗养肥了的光。

5

医生和护士都走了。唯余
这不可救治的疾病。唯爱存有对可能性的
坚定信念。你坚信凿开黑暗的石壁
这一天:黎明鱼贯而来。

或许疾病,留下了你和他
相守的藉口。这朝夕的相守加长了
时间的长度:夕光闪烁,恒河上一艘艘
帆船,归于象群一般的守候。

当然这船帆,充满了裂痕和洞。
当然它经历了礁石和迷雾。在雾中
你只听见传言,只看见雾。

即便疾病是一种假设,他也解除了
一切迷惑。在一块破帆布上,他谈论
爱的哲学,而你始终面带笑容。

6

朋友对我说,“你不在人间的日子
她一下就瘦了,瘦得就像
你的灵魂。”

我看着他。仿佛他忽然有了
巫师的气质。仿佛我穿过两界的道路
口袋里多了神赐的宝物。

爱的灵魂,不是肥胖的。不是
那丰乳肥臀,不是那摇曳风情。它只是
一只瓦钵的泥土暗藏的种子。

她通晓事物和自身的命运
不与遗忘和意志抵抗。仿佛消失,又存在:
当打开尘封已久的地窖,她已抽芽。

7

为了爱,为了彻底拆除爱的隔墙
一个年轻的囚犯去自首,他认领了
无期的罪罚。半夜,一片鼾声,
他睁大的眼睛浮起,像一叶孤舟
失去了双桨,浮在茫茫的夜海上。
他翻出枕头下的照片,书信,默默看
以爱的记忆,打发难捱的时光。
以爱的点滴,支撑梁柱全毁的信念。
或一个人闭起眼睛,困缩在黑暗里。
因为爱,他自身的笼子里所有的野兽
停止了吼叫。因为爱,他超越了镣铐
和苦难。幽暗的走廊时常发出狼嚎。
深长的叹息稍稍舒缓了折叠的生命。
他不知道,他的爱早已空洞——
照片上的女人早不在里面居住。夜海上
灯塔只是光明的一个映像。最后的梁柱
悉数抽走。但我们谁也不能告诉他
真相,不能让他在一丝风中坍塌。
要让风,停止吹拂,停止吹拂……哦
我们仍能相爱,多么幸运!

8

国王的灯盏不能照亮囚犯的黑暗。
他说的爱,是爱的抽象,是掠过
监狱上空的风。他太远了,仿佛在
星辰闪烁的宇宙上。他不能成全爱
只会利用爱:爱是对象而不是
爱本身,爱是符号而不是语言。
爱可以是他的旗帜,他的钢铁城防
他的国家——以他的号令里无数鲜血
和汗水铸成。而他自身的爱情
也被抽空,只是一种命运,一个象征。

让我们像两粒草籽一样相爱吧。
一点点泥土,可以诠释爱的全部。

9

把她放在铁砧上锻打:所有的铁
一切坚硬的事物,都变了形,只有爱
像一种绝世的弹性。凹下去。起来。
扁下去。起来。烈火和酷刑
不能将她摧毁。

人类古老的情感。上帝天赋的精神。
她从不声张,默默地匍匐在血液里
在骨头里。骨头碎了,她显出
骨头的形象。血液流干了,她在血管里
奔涌着江河大川。

不要侈谈,也不要亵渎。
她像神灵,也像少女。

10

一个孩子在电梯里说笑
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那一束束躲闪
冷漠的目光。

像伤痕在神经的皱褶出现反射。
像猫和狗,狭路相逢,陷入尴尬
发出无声的、长长的低吼。

孩子拯救了这一刻。她是美
是我们沉重的躯壳逸出的新芽,
脱离了藤蔓的附庸。

啊,美,是爱的女儿。
只有敲开了爱的大门,美才会在那里
像有教养的少女们一齐上前迎接你。

11

一只手伸向树叶上的露珠。
那晶莹的球体,球体里茎脉的
独特和一个小小宇宙
自足的寂静,光线的耀眼和结构的灵动
一瞬间全部破碎了。

妓女们放任了她们的露珠。她们自以为
可以交换世界的露珠。不是筹码
而是爱的载体,爱的、不可更换的
居所。而走进那居所的人,也自以为
一次深陷实现了飞翔。

噢。那呻吟犹如假唱。那喘息犹如
丧钟敲响之后粗重的余音。

12

虚无主义者在一个句子的尽头
丁克了爱的传统。他们不懂
爱的天性:以爱繁衍爱,一浪推一浪
去慰藉沙滩恒久的饥渴。

孩子不是打搅了生活而是
让时间的静流掀起了浪花,加强了律动
以丰富的单调喂养了单调的丰富
以泉水的清新滋润了井的四壁。

短暂的飞翔。长久的卧伏。
我们不断弯下腰去:向爱倾垂
保持了生命的韧性。

老去的床塌犹如荒凉的悬崖:
众皆离去,唯海浪在月光下呢喃
像对话,像深深的抚慰。

13

从冰箱取出一枚果冻:
冷飕飕的雾气。一座枯萎的苹果园。
它的胶质的酸味坚守着
爱的记忆。蜜蜂穿梭,传递着欢喜。

这种半凝固,这种冷静
经历了整个后工业时代的历练:搅拌机
萃取液。抱紧身子是避免风暴
吹开了衣裙。

是一个人背贴夜晚的门
以便镇静下来,仔细辨认爱的足音
混同在外面杂乱的脚步里。

我们不需要冷藏,但已经深谙
果冻世界的奥秘:古老的液体里游泳着
生生不息的千军万马。

14

在爱的国度,我们越是纵深行走
越能听见山中,涌泉清凉的声音。
平息下去的海,她的呢喃。即便是
一片金戈铁马的喧嚣,也最终归于
这样的静谧。

当一个女人张开两腿,先后接纳两个兄弟
或两个国王。兄弟立马成仇,
两个相互追杀,再也不顾追出大门的老父
对着上苍悲号。
国王的意志更无人动摇。十年特洛伊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兄弟杀死了兄弟。国王杀死了国王。
他们从废墟中带回那个女人。

原来她不是爱。只是爱的一件袍子。
她的身体里从来没有涌泉
也没有大海的呢喃。

15

我们仍能相爱。静静的吻。
不像鸡啄米那样热烈。不像他们
那么大胆:在大街,径直挂脖子上
像一棵芒果树在风中摇晃
露出翠绿浑圆的果实。

不是水蜜桃。是橄榄:
安静,深沉,带着悠长的回味。
不要说初恋最纯洁。历经时间的坩埚
泡沫挥发了,剩下的结晶
才真正纯粹:它或许也嘶嘶响过,漂移,窜动,
但现在一切都归于安宁:一种退去了包装
淡淡甜而不腻人的鳗鱼片。

我们仍相爱。那最深的海潮涌动
让礁石克服了冷漠、厌倦:哗——
看,它不是也在开花,在阳光下
比白色的夹竹桃花还要灿烂。
爱,天衣无缝的融合。没有人知道
一道高墙还丈量过她的深度:我们从来没有那样
确凿地感知她的温度,她的浓度,
以及她的力量。像一团隐隐的火
还宽容了四面溃逃的阴影。

当我们老了,即便变成礁石,
一起扑在那里,海浪冲过来,退回去,
看上去我们仍在游动,隐隐露出的部分
犹如两条巨鲸的背脊。

2011-6——7月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