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格式访谈之五、六  

2012-01-24 15:46:00|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格式访谈之五

 

草树:我自然欣赏你关于“停顿”的阐述。布罗茨基说,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歌是停顿中的停顿。反复阅读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歌,我感觉到了他说的这个“停顿”,“超饱和状态”的奥妙,比如《献给无名士兵的诗》其中一句“关于坟墓怎么训练驼背”,就足令我久久“停顿”,令我强烈地感觉到一种“超饱和状态”——在化学上叫“过饱和状态”。但眼下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说到了余怒的“强指”,这使我自然想到艺术上的“假设”,艺术上的假设往往给认识世界的路径提供了更多可能。无疑我们不能排除假设,也不能否定“强指”。有趣的是,安微的另一位诗人陈先发的诗也有很明显的“强指”倾向,比如他的长诗《姚鼐》,他致力于打通时空界限的依托物,却是一只麻雀。在我看来,陈先发的诗不是在形式上反对传统而是在声音上和传统有了深层的回应,他的诗歌里呈现的汉语的DNA和开放的方法论,使他的诗歌具有某种真正当下的本土性气质,但也显见他唯恐别人不能听清他的发声的潜意识焦虑,故难避“观念先行”的嫌疑,总是站在“主”的立场而不是“客”的位置。也许他终能建设一套属于他个人的“符号体系”比如“湖水”,或“柳树”。但是我对他的诗歌中“共时性”的存在格外关注,我也注意到上一年度的诺奖获得者赫塔·米勒也十分强调“共时性”,那么我想请你结合陈先发的诗进一步谈谈“共时性”的艺术特征和“声音“的关联?

另外,我也注意到,学院的写作仍然坚持“从词语到词语“的观念演绎,他们似乎坚信个我独白的价值,甚至一些人(或许我们可以归之为泛知识分子的范畴)认为诗歌到重新回归古典的时候了,因而在诗中重新开始了那种独语式的哲学演绎或传教士一般的观念宣读,这些“我”的声音,无疑难有知音,因为我们所处的娱乐化时代不再有贫困年代人神对话的语境,而“诗正是存在于具体的语境之中”。因此我也希望你能谈谈这些写作现象,你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更需要“嘴巴”还是“耳朵”?

 

之六

 

很高兴在新世纪第一个龙年春节之际,我们能有一次如此愉快的关于诗的交谈。我总觉得,中国现代诗经历了近百年的实践,在时代巨大变革的背景下和语言具有了相对的豁免权之后,会有一个黄金时代来临。但是作为一个身处当下诗歌写作生态之中的诗写者,我也时常听见浮躁和焦虑的声音。真正纯粹的声音,反而被喧嚣淹没了。作为一个中国诗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自信站在世界的舞台上,因为作为一个“独唱”演员,我们有一个庞大的“合唱团”站在身后——那就是我们的《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等灿烂辉煌的文学传统,而且最近几十年社会的巨大变革也呼唤着与之相应的大诗人。我们目睹着一栋栋高楼诞生,也见证了一个个“自焚者”的死亡;我们亲历了高铁时代的神话,也看见了神话背后的“腐败”;我们吃着肉,骂着娘——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有了更多的不平,不公……一切的观念和尺度都破碎了。这是一个需要重建精神尺度的时代,也是一个迫切需要倾听的时代。谁听见了时代最深处细微的声音,谁就能真正把握现代诗歌的节奏。最近我读到韩东一篇关于语言的文章,他说,杨黎最有价值的一句话,是“诗从语言开始”。可见诗歌观念是不断更新的。藉此,我也希望你能对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或更长时间汉语新诗的写作做一个展望。             

 

 

 

格式访谈更多内容: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2dxhy.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