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格式访谈》之二  

2012-01-09 09:25:00|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树:中国古代诗歌的结构多在起承转合上做文章,由于韵律的限制,形式相对单一。现代诗歌由于形式的自由,即便对同一个诗人而言,诗歌的节奏也可能呈现多样化的局面。一个优秀的诗人也许在一种相对固定的节奏中找到一种合符自己美学胃口的形式,从而通过语言内在的腾挪或者时空的转换,实现某种极致,但是一位大诗人,一定会有多样而丰富的节奏,和不同的时间达成广泛自如的交谈。声音是诗歌的内在结构的首要部分,它先于词语,是一首诗的引子,也是它的血液,所到之处,词语和事物先后显现。

我在大学时期曾经多次捧读艾略特的《荒原》,始终一头雾水,即便翻看了大量参考资料和批评文章,也没有发觉他这一巨著的秘密。直到去年,我突然发现,《荒原》首先是诉诸听觉的,正是声音结构了这一首诗。

 

 

    weialala leia

    weialala leia

伊丽莎白和莱特斯

打着桨

船尾形成

一只镀金的贝壳

红色,金色

轻快的波浪

潺潺在两岸

西南风呵

顺流而下

钟声齐鸣

白塔

    weialala leia

    weialala leia

电车和尘土满身的树。

海贝莱生了我。理其蒙特和克幽

毁了我。在理其蒙,我抬起双膝

仰卧在狭狭的独木舟上

 

                     ——《荒原》,裘小龙译

 

这个片段是流水一般,完全由一个梵音的象声词带领出来,实现了本体自身的呈现和言说,主体在这里退场了。如果从你的看法来看,也就是你所说的进入了内视。《荒原》是一部多声部的合奏,在这里不再赘述。我举这么一个例子就是因为发现中国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对于诗歌的声音的认识,还比较肤浅,更没有真正付诸卓越的实践,或者说还没有把耳朵摆到全能的高度。我也注意到有一些诗人讲究诗歌的节奏和声音,但多停留在语句节奏和字音相偕的层面,远没有达到倾听语言的允诺的深度。事实上,“出神“是专注本体的一个境界。只有“出神”,甚至灵魂“出窍”,耳朵才会无比灵敏,本体才可能自然言说。主体的退场,并非不在场,并非要一开口就“我我我”的,像一部日本电影里的结巴一样。我也注意到,你也发现了这一问题。

你是被称为具有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批评家,我当然也希望在这方面听听你的灼见。那么我想问的是,应该如何认识诗歌的声音在诗歌的内在结构中的功能和作用?当然,这里说的诗歌的声音无关乎主体,而是指事物内在的声音。以你的视野放眼当下的汉语诗写,你能否举几个例说一说“出神”之作?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