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宿醉的滋味  

2012-02-05 10:30: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宿醉的滋味 - 草树 - 回去不是故乡

 

立春这一天我们一家去湘阴拜年,沿途葱郁的小丘陵、清澈的水塘,真是赏心悦目。我们期待一场宿醉,平哥自然不会令我们失望。中午喝高粱酒,是那种带点甜、好下喉,醉了“没信把”的自酿酒。平哥说酒是永州一个朋友送的。果然好酒。我对它的敬畏如面对一个甜美的姑娘,深恐陷入,不敢造次。妻子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敞开了喉咙。两年前一次烂醉让她下决心戒酒,准确地说是看见酒就怕,闻到酒味想跑。酒这东西,何以总不能让人记仇呢。酒过三巡,我有感觉了,想控制局面,妻子却放开了“四蹄”。哎呀,真是脱了缰绳的马。不但不能阻止,她还拿起酒壶,往我的杯子里不由分说就倒,边倒边说,来,再喝点,没事!几个来回,话匣子打开了,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妻子又哭又说,旁若无人。我知道她甩掉了所有束缚,进入了心灵的自由状态,悲伤也好,喜乐也罢,由她去了。

从中午喝到下午五点半,平哥邀请的朋友陆续来了。继续喝。晚上我再不敢喝低度酒——在我看来,那种酒是说发作就发作,完全失控的。好在平哥的同事们大度,任妻子拿着饮料敬酒,否则她早该“翻车”了。但是我自然来到了风口浪尖,半步都退不得。从事劳教工作的兄弟们,我把他们命名为人类灵魂的拯救者。他们大为感慨,仿佛难得了一知音。谭书记举杯相邀,说,“我们一起来写一部作品:中国劳教。”真是好题目。一个监狱里有多少素材。说得兴起,酒更控制不住了。谭书记说“好诗是流出来的”更让我对他之热爱诗歌深信不疑,因为这是内行话,他说到了点子上。

喝完酒,我们被稀里糊涂拉到了一个歌厅。歌厅装潢奢华,音响却一般。喊几嗓子,酒力下去一点,但是新来的朋友端着啤酒上来,又不能推辞。几种酒在胃里发酵着。上面是雷雨,下面是呕池暗暗的鼓泡。到午夜,晚上没有准时赴约的一个朋友为表示歉意,请大家去宵夜。妻子和我,都不能吃了,坐在那里,瞌睡也上来了。他们说其单位的事情,来了精神,我们在局外,一头雾水,这更加速了酒的发作。出门一吹风,我就吐了。妻子吐不出,更难受。谭书记在夜色中不知所往,被平哥好一阵找。夜晚在床上,我感觉嗓子在燃烧,喉咙被铁撑着。妻子也泥巴一样,辗转反侧。

宿醉的滋味,犹如一场自虐游戏。吃饭,唱歌,宵夜,这也是这个时代已经形成模式的喝酒三部曲。所有的人和事——工作,生意,升官,发财,无一能回避“经典”。当我迎着龙年的第一缕春风走去,看见薄雾和晴光之下的楼宇,格外动人。葱郁的香樟树丛传来三两声鸟鸣,犹如水晶。人,总是站在一个台阶上,上去,就进入了一片自由澄明之境;下去,又回到了“牢笼”。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