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稿

give me your hand

 
 
 

日志

 
 
关于我

观察,沉思,清澈,出尘。 以文字重构时间,心跳是秒针。 联系我: juliang2004@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回去不是故乡  

2012-02-07 10:1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回去不是故乡》

只是一个词语:结痂在
干泥上的蚌壳——被打开,露出
发白的虹彩。一个烧伤病人的手
会有这样的色彩——连呵气都不能
疼痛。抖动着。

那曾经微露的蚌肉,轻轻密合
像少女纯洁的阴阜。软泥上圆润的小洞
随着脚步到来,溢出闪闪的水光。
秋天,万物萧索,塘泥的裂缝
泥鳅的脊背清幽。

丘陵上升起了移动基站。
松林茂密,小溪流隐约闪烁。
坐在门槛上的老人,满脸喜色,
数着女儿寄回的钱币,不时将手指
往舌尖一舔,他闻不出
陌生精液的罪恶气味。


2

《水井》

一只长满汗毛的手在摇水。
慢慢沉重。仿佛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
在启动,出发。咕——咕——
隔不了几天,就有新生命出世。
“快去叫接生婆”。一个孩子脚步如飞
在小草缠足的田埂上。

井壁开裂。苔藓的粉末掉落着。
父亲坐在门前的春凳上
晒太阳。他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
一个报丧人。灰尘腾起。
“噢,天气好,她有天缘。”

井水并没有干枯——如今
向客厅的墙上一伸手,啪一声
它沿着非时光的通道,升到
另一种生活的“高度”。

3

《醋栗树》

谁能分别醋栗树上的喜鹊
哪一只在哪一年哪一天
早上,报着喜讯。寂静,祥和,
送亲的笼箱在树荫出现,
红纸盖在盖子上。

五叔揭开了他的新生活。
“要在树下,建一八角凉亭,迎风赋诗。”
可他卷起的衣袖,再没伸出握笔的手指。
醋栗树的墨绿夹着枯枝
保持着树形的完整

如一个家族的谱系。他的脸
日益狭窄、发黑。啊,一阵风中
咂的一声轻响,一根枝桠
和几片羽毛,落向了泥土。
但是它仍在春天发芽,高高的蓝天上
几只喜鹊在飞翔。

4

《古老的敌意》

从我家大阳台的花瓶护栏上
看对面破败的瓦房,很多次
我看见他的身影:脸一闪,像条警惕的蜥蜴
立刻消失在草丛。

童年的记忆反复涌现
尤其在我出生的土地上,尽管上面
别墅取代了装满母亲的呻吟的
四面透风的房间。

——茅厕上方的砖缝,总有
一条壁虎匍匐着,像个潜伏者
我对那个苍蝇乱飞的地方充满了恐惧:
后山吹来的冷风掠过肛门。

这么多年来我才发现
他不像蜥蜴,而像壁虎,
只是壁虎露出了蜥蜴的狡黠,眼睛
充满了古老的敌意。

 5

《潜水泵》

在墙角锈着。今天我对它
这个具有心形结构的物体充满
复杂的情感。六月的一天,去镇上
我买回它,像一个野战排长
领回一个特种兵。

空中响起呜呜的嘶鸣:塘水
一下子坠下去:塘泥。草梗。枯枝。
一片白色闪烁。没有缓冲,那么快
抽走了满塘细花。落照里无数金链。
岁月深处最轻灵的跃动。
凑向雨中流水口的嘴唇。

哪一年的六月?年轻的眼神
还有白鲫鱼戏水的盛况?
它在墙角锈着。我仍能听见
那最后一声痰响:不是一首诗
开始启动,不是垂死的景象,而是
时光的刽子手工作的前奏。

 6

《闪电》

我想念夏季傍晚的山峦之上
无声的闪电,像一个少女在编织发辫
挥动着手臂。阴影中干涸的土地
充满了饥渴、疼痛和挣扎。
杉树微微抖动。

来去匆匆,这醋栗树下的村庄
成了候鸟的驿站。那些站在
夜色中仰望天空的头颅忽明忽暗
眼睛闪光。充满想象空间的轮廓
现在像一滴滴雨水,只滚动一会儿
消失在泥土中。

迟早还会遇到这样的闪电
我相信它会照亮时间深处黑暗的房间:
正是倚在窗边那些转瞬即逝的脸
给予生命温暖,滋养着语言。

7

《冰凌》

瓦檐上的冰凌垂着,折射着
来自冬日天空的阳光。
而他们分享着大自然的美:
比如爬满墙头的忍冬,池塘上空
燕子的掠翔,或三月
槐花的喇叭放送的清香。

仿佛气温再不能转暖:他们
那样孤立,活着,行走犹如倒悬。
相邻,却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他们仿佛不懂死亡是多么
自然的事情:咚的一声,掉头向下
破碎的灵魂无从拾掇。

8


《小丘陵》

在小丘陵的国度
我不担心声音没有回应。
但是今天爬上故乡的山岗
想喊,却喊不出来。

或者喊了,这些丘陵
不再答理我。它们的沉默有一种
难言的悲伤。那里,埋着我爷爷,
我奶奶。更多的祖先。

没来由体味着一个人面对
无边平原或大海的荒凉。
雷电的鞭子今在何方?抽打吧
鞋跟的敲打不足以具备

唤醒的力量。或者让我
摇落一树苦楝花:纷纷,如蝶
淡紫的矜持,正适合装殓我
不合时宜的孤独。

9

《两个意象》

高速公路并没有缩短我
和故乡之间的距离,只是时间
被大大压缩,如油榨坊某个角落
码起的渣饼——遍布山岗油茶的蓊郁
变成了一堆僵尸。

赶上雾天,它有了几分狰狞
像一条长蛇深深的喉咙,
静卧不动,吞咽无声。
那愚笨如鹌鹑赴命一般的人类
并不懂里面深藏的无常。

倘若把它平地拎起,必能抖出世间
叮叮当当的真相——关乎故乡
比如祖先的遗骸;无关乎故乡
比如遍布生活的贿赂。

 10

《诗是什么》

落日沉落在池塘。枯败的残荷
也有了黯淡的光辉。
此刻的光和影,都宜于诗。
但是诗是什么?

我要在转身之后,远远的
听见瓦檐漏下的雨滴
在洋铁盆里发出一声声“咚”——
一把闪亮的钥匙打开了黑暗的房门。

楼梯的斜度一直没变。
从奶奶的床头起步
我爬上阁楼,老鼠的窜动和插图的话本
同样令我惊讶。

诗是什么——那现象的屋顶
漏向内部的雨滴,那一声“咚”
或者爬满窗台的忍冬不经意
满溢在时间里的香味。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